Profile Photo
This is Purple.
  1. Plurk
  2. Ask
  3. WB
  4. Website
  5. 私信
  6. 归档
  7. RSS

  Chapter 15.落寞的身影


  男人特別留意到教室後方那張空蕩蕩的桌子。他想著,來英國教書這段期間以來,每逢六年級的黑魔法防禦術課時,那張位於教室最角落的桌子總有兩名學生——一男一女,身著不同學院的長袍,看似南轅北轍的兩人總是會互相幫助、閒聊交談。

  如今,那張桌子孤零零的,獨自承受著寂寞的氣息。

  男人吩咐學生們先下課,並準備下一堂課的魔法實習——有些學生會趁兩堂課的中間的休息時間溜走,但那兩位絕不蹺掉黑魔法防禦術的學生,卻從未這麼做過。

  葛雷夫看著學生們走出教室後,他忍不住嘆了口氣。他走出教室,往旋轉樓梯的方向前進時,方巧瞧見塔下有熟悉的身影,正坐在黑湖附...

耶……LFT說我發布文章裡有敏感詞……敏感詞!?WHAT????????

好吧,那只好給AO3連結,請大家移駕:Link

  Chapter 13.無罪之罰


  紐特並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詢問莉塔一些事情,特別是關於莉塔與艾福瑞之間衝突——說穿了這也是葛雷夫教授告訴他的事,他考慮著,如果自己突然衝到莉塔面前尋問的話,莉塔會不會感到相當不自在,或許有一種隱私被人揭發的感覺?

  但如果又考慮到葛雷夫教授說的,出自關心的動機往往會讓人容易原諒他人的無禮之處。

  聽起來都很有道理,但紐特卻一直遲遲沒有行動。不是他不關心莉塔,也不是他沒把葛雷夫教授的話放在心上,只是他近期內也找不到莉塔落單的機會,紐特也清楚如果自己出現在史萊哲林的餐桌邊、交誼廳外,只可能惹來艾福瑞及其爪牙的騷擾罷了。

  

  「沒有課...

LFT說我的這篇更新有敏感詞,所以我只好貼AO3的連結,請大家移駕:Link

意外發現我上次更新是半年前了嗎?囧

  Chapter 12.前兆


  她從同學們那邊聽說了這件事,然而她的難以置信漸漸轉化成半信半疑。或許人類的好奇心,才是造成偉大發現以及悲慘毀滅的開端。

  莉塔抱著課本加快腳步,往某間空教室小跑步而去,她不認為自己能阻止事態發展,但至少一定要有人擔任那個惹人厭的破壞氣氛者——這個角色總讓人避之唯恐不及,他們都是處於需要被同儕認同的青少年時期,如果誰與同儕中的領袖意見相左時,這可能是挑戰領導者地位的行為,同時也可能破壞彼此之間的信任關係。

  但是,關係還能差到哪裡去呢?她有些自暴自棄地想著。如果早已跌到谷底,就已經是最慘的情況了,她安慰自己,最糟糕也不過如此而已。她每走一步就...

  Chapter 11.她的眼淚


  回到霍格華茲已經是一月份的事情了。

  撇開新年假期裡忒休斯的胡作非為——喔,不能說他胡作非為,不然他可能下一秒就現影到活米村,然後一路狂奔到城堡來揪紐特的耳朵。

  總之,忒休斯今年沒有燒掉房子,但戶外的積雪倒是被他用來做了堆雪展示品,紐特當時皺著眉,擺出不認同的模樣,而忒休斯卻一直耳提面命說這是麻瓜藝術之類的。紐特沒有反駁的餘地,也不打算吐槽兄長,他只是聳聳肩,然後走進森林或是走回家裡寫信。

  紐特收到的信件有來自霍格華茲,也有來自國外的。前者主要是因為紐特主動寫信問候黑魔法防禦術教授,而男人也回信給他,告訴了紐特他曾獨自走進禁忌森...

  Chapter 10.怦然


  等到紐特可以離開城堡,已經是聖誕節假期的時候了,他跟著同學們踏上返鄉的火車,身邊學生們嬉鬧、開懷大笑的聲音並沒有讓紐特的心情開朗一些。反之,紐特忍不住地轉頭望著那座他已經待了五年多的大城堡。

  城堡佇立在白雪之中,帶著一種挺身昂首的古老驕傲,它孕育出各種出類拔萃的巫師、女巫們,彷彿身負重任卻仍舊自信滿滿。

  紐特停下腳步,他拉長脖子想多看一眼城堡裡頭的景色——很奇妙,往年這個時候以及放暑假時,他最關心的其實是禁忌森林裡的奇獸們。然而今年他卻張望著城堡,像是在等著某個不會出現的奇蹟。

  有些教授走出來跟大家道別,例如鄧不利多教授,這位變形...

  Chapter 9.巫師們的文化衝擊


  「雷斯壯,我可以跟妳談一下嗎?」赫夫帕夫的學生小聲地對坐在他身邊的女同學說著,後者眨眨眼,似乎多想了一秒後才勉強地點了點頭。

  

  雷斯壯離開醫院之後,就一直被史萊哲林的學生們包圍,她鮮少獨自一人待著,她的處境與昏擊咒意外事件發生之前截然不同。在紐特看來,女孩們聚成一群團體行動,給他一種母獅子集體外出獵食的錯覺——如果這些女孩都是葛來芬多,那就真的是一群母獅了。

  不過那些包圍著雷斯壯的女孩們恰好沒有選修黑魔法防禦術,這是紐特唯一可以跟雷斯壯共處而不會被其他人打擾的難得時光,甚至連黑魔法防禦術教授都留意到這一點。葛雷夫教授會稍...

  Chapter 8.友情的定義


  沒什麼機會參與過勞動服務的紐特,對於大家口中的勞動服務感到相當緊張,直到他依約來到葛雷夫教授的辦公室後,黑魔法防禦課教授還瞇著眼一副不解的模樣望著赫夫帕夫的學生——過了幾秒,教授才似乎回想起來為什麼紐特會站在他的辦公室內。

  八成遺忘了勞動服務的事,教授也沒有特別想交待紐特做些什麼,最後黑魔法防禦課教授思忖了幾秒後,只好請紐特幫忙擦拭他的教具,當作第一次勞動服務的工作。

  紐特被規定不準使用魔法,所以他只好學麻瓜徒手搬動羊皮書卷,用小撢子輕輕揮拭,除去灰塵,之後再一一排列整齊。他一邊打掃一邊偷瞄著繼續坐在辦公書桌前拿著羽毛筆批改作業的教...

  Chapter 7.懲處


  麻瓜有一句話形容人很著急,叫做「熱鍋上的螞蟻」,紐特想,現在他大概可以理解那句話的是什麼意思了。他們不讓他進去探望雷斯壯,因為雖然雷斯壯已經沒有大礙,但為了讓雷斯壯可以不受干擾的休息,莫里森夫人還是不讓他們任何一個人接近醫院廂房。

  雷斯壯倒下之後,學生們慌張失措,咒罵聲與尖叫聲此起彼落,紐特抱著雷斯壯,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是好。也就在那個時候,有人使用了復甦咒準確無誤地施法在雷斯壯身上。女孩突然做了個深呼吸,然後很緩慢地張開眼,有氣無力地醒了過來。紐特還沒來得及確認發生了什麼事,就有一名身著教師長袍的男人在他身邊蹲下,並伸手把雷斯壯抱起,男人要求...

1 / 43